2019年1月23日,Chainlink在加州旧金山市举办了一次炉边谈话(非正式会谈),DocuSign的创始人Tom Gonser与Chainlink的CEO Sergey Nazarov在会中畅谈了智能合约的未来发展。

Tom在2003年创立了DocuSign,并因此在业界打响名号。Docusign用简单方便的电子签名替代了亲笔签名,该电子签名拥有加密保护,而且同样具有法律效力。DocuSign获得了巨大成功,用简单方便的web接口和移动应用替代了在文件上亲笔签名的低效流程。目前,全世界有几百万个人用户和几十万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将DocuSign作为他们的电子签名解决方案,在网上签署、传递并管理合约。

电子签名看似是一个简单直接的概念,但它一开始并没有被企业用户接受。现如今,DocuSign已经成为了全世界领先的电子签名公司,市值超过85亿美元。公司已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其产品也已成为许多行业的标准。实际上,在一些行业中,电子签名能大幅加速业务流程,没有使用电子签名的企业可能会在竞争中失利。Tom表示:“在房地产行业,如果你不能使用电子签名就会失去竞争力。这是不争的事实,你一定会在竞争中失利。”

DocuSign 发行IPO

DocuSign从一个小众细分市场中默默无闻的初创企业发展成如今的全球行业标杆,这为Chainlink的发展道路带来了启示。Sergey在这次会谈中表示:“我一直都觉得Tom是一个非常有洞察力都人,因为他能够让电子签名这样一个行业蓬勃发展,坚持不懈做出被广泛接受和使用的成功产品。在最初开发第一个产品时要有这样的信念和洞见是很难得的。”

Chainlink目前的发展阶段跟DocuSign早期发展阶段类似,Chainlink也致力于通过实现合约中某些业务流程的自动化来加速工作流程并降低成本。Tom已经经历过这一切,他的经验和知识对于Chainlink来说非常宝贵,可以帮助其大幅拓宽用户群。Tom非常认同Chainlink的发展目标,并表示:“目前还没有稳健的API可以将智能合约与世界相连。所以当我开始与Sergey谈跟Chainlink的合作事项时,我感到非常兴奋。” 正因如此,Chainlink团队非常骄傲地宣布,Tom Gonser已正式加入我们项目,并担任官方导师顾问。

智能合约的价值

谈到智能合约,Sergey表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里。我跟你签一个合约,也许我并没有履行我的合约义务。但是,智能合约可以让我们进入一个确定的世界,如果你履行了合约,你就会得到你应得的回报。”

两者之间的区别是什么?在一个确定的世界里,合约是由数据直接触发并自动执行的,合约双方都没有任何机会篡改流程。在不确定的世界里,合约是通过人为干预执行的,不仅耗时,还有可能被人操纵,引发纠纷。这就相当于商业世界中保证付款和可能付款的差别。

Tom接着提到效率和可靠性两大特点,进一步明确了智能合约的价值。智能合约的优势是无须建立“一个合约维护团队每天翻阅大量协议监督付款是否及时”,或者“我方是否晚付款了十天因此要支付逾期罚款。” Tom表示:“人类可以摆脱这个无谓的枷锁”,自动执行的合约能“大大提高流程效率”。这也意味着“你不能不履行合约义务”。合约是自动执行的,用Tom的原话说,合约本身就是一个“执行引擎”。

除了Tom之外,其他人也看到了智能合约的这些优势:“我跟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探讨过智能合约的商业价值。他们在交流后纷纷表示‘我也要使用智能合约,因为它会完全颠覆我从事的业务,大幅提高业务效率。’

如果企业也看到了智能合约的价值,那为什么智能合约现在还没有变成主流呢?

Tom会对Chainlink产生兴趣最根本的原因之一是他意识到智能合约缺失了最关键的一环。“智能合约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它现在还不怎么智能,因为智能合约与需要管理的内容之间并没有实现连通。”Tom随后表示需要开发“一套稳健的API,将智能合约与世界相连。”这正是Chainlink致力于解决的问题。

Sergey曾在包括这次炉边谈话在内的多个场合表示,如果智能合约无法与它所需的数据服务连通,区块链在未来四年仍将继续陷在代币化的泥沼中。

Tom进一步表示,他相信Chainlink预言机不仅能使智能合约在开放的系统中运行,还能为已有的封闭网络和应用提供可靠的数据。

“我认为DocuSign平台可以使用预言机中优质的数据做决策。DocuSign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封闭的平台,但我们可以使用预言机做决策,并让系统中的合约更加智能。我认为其他应用可以使用Chainlink的预言机获得可靠的数据。Chainlink的预言机不仅可以为智能合约创造价值,还可以创造更广泛的价值。”

建立一个可以用于开放和封闭系统、实现数据连通的平台,就是Sergey对Chainlink的愿景,即可以与任何系统连接的“单一开放标准”,并替代部分后端系统。虽然Tom不是一个唯技术论者,但他仍表示需要建立一个“由预言机和其他数据服务构成的丰富网络,覆盖各个市场。”然后他思索道:“这个网络到底是不是专有的?”最后他得出结论:“在这种情况下,网络不应该是专有的,(...)如果这些服务是建立在开放标准之上,而且可以实现互联互通,那么我认为像DocuSign这样的企业会愿意加入并加速其成长。

一些人认为提高使用率依赖于开发新的区块链开放接口,但也许事实并非如此。Sergey认为,最初的用户群体可能是像DocuSign这样的企业,它们有管理协议的需求,拥有几百万终端用户,而且每个月要处理几百万份合同。这些公司已经拥有高质量的接口,可以满足必要的法律合规要求。为了证明他的观点,Sergey分享了他心目中智能合约生态系统总体应该实现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应该是打造出极具竞争力的数字化协议,在性能上远超其他数字化协议,让DocuSign这样的公司毫不犹豫地决定将我们的数字化协议安装在后端。”

Tom和Sergey都认为一两家大公司可能会全力投资智能合约,并实现几个成功的用例。当被Tom问到哪些行业会最先使用智能合约时,Sergey的回答是“衍生品和保险行业”,因为这两个行业都已经在使用数字化协议,而且都面临着信任问题。Tom和Sergey都相信在未来,智能合约的成本效益会大幅提高,企业将不得不在它们的后台系统中部署智能合约。Tom在之前各个行业逐步采纳电子签名的浪潮中已经多次见证过这样的情景;“如果你们的合约突然之间在管理便利性和可靠性上都提高了十倍,那么你们的竞争力就会大幅提高。我们曾在电子签名领域亲历过这样的发展。(...)随着合约变得越来越智能,也会经历同样的发展。因此,随着智能合约逐渐被推广,它们将为一些企业带来竞争优势。我们之前也见证过类似的事情发生。一旦智能合约被一些企业采用,那么该领域的其他企业就不得不效仿。”

虽然智能合约的未来尚不明朗,但Tom在创业、创新技术和数字化协议领域都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技术,绝对能够在Chainlink探索下一代数字化协议的征程中助其一臂之力。

Tom表示:“能开发出成熟可靠的预言机,将智能合约与做决策所需的外部数据相连,这对整个行业的未来至关重要。这将是智能合约领域的一项重大发展。所以我今天才会站在这里。”